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安防网

智能卡

正文

从AlphaGo连胜柯洁两局 看AI领域八大待解悬念

导读: 这两天,AlphaGo与柯洁的三番棋备受关注,人工智能再次掀起一阵波澜。在第一盘输了的情况下,柯洁第二盘执白再次输给了AlphaGo!至此,地球上最强的围棋棋手也输给了人工智能。于是,外界又有了各种各样的讨论,如AI技术发展如何影响人类等等。

这两天,AlphaGo与柯洁的三番棋备受关注,人工智能再次掀起一阵波澜。在第一盘输了的情况下,柯洁第二盘执白再次输给了AlphaGo!至此,地球上最强的围棋棋手也输给了人工智能。于是,外界又有了各种各样的讨论,如AI技术发展如何影响人类等等。

最近,密探听说有机构对全球AI技术发展进行了地图式脉络分析、多技术点位的行业扫描,于是我们独家采访了其背后的主导者 —— FutureLab未来实验室与DCCI*未来智库创始人、《黑科技》出品与作者之一胡延平,听他谈了下人工智能领域的八大悬念。

悬念1:计算智能向感知智能的历史一跃,未来还需远胜AlphaGo的感知智能来完成

问:AlphaGo之父杰米斯·哈萨比斯说,AlphaGo的发明,并不是为了赢取围棋比赛,对此您的理解是?您觉得这场人机对战的意义是什么?

胡延平:AlphaGo是DeepMind为了拓展市场品牌认知,推出的一个博眼球的“非产品”,所以的确如哈萨比斯所言,不是为了赢取围棋比赛。现在AlphaGo在欧美市场已经成功赢得医疗健康等领域一些大客户的大单,他们需要用到AI技术。

从AlphaGo连胜柯洁两局 看AI领域八大待解悬念

对于AI这个领域而言,算是继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之后的又一个计算智能阶段的符号,显著性超过技术突破性的里程碑。但是,这个里程碑依然在计算智能这个阶段和范畴之内。从计算智能向感知智能的历史性一跃,未来还需要远胜于AlphaGo的感知智能来完成。

悬念2:AI本身是中性的,取代人的部分劳动如何成为对人的普遍解放而不是奴役

问:对于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替代人类的观点,您怎么看?

胡延平:整体而言,AI依然处于计算智能阶段,正在开始往感知计算方向走,但是距离认知计算还比较远。AI依然处于早期、幼稚期,今天的AI的基本架构就原理而言依然比较“机械”,有最简单的记忆能力、监督与增强学习能力的AI才刚刚产生,有内生AI能力的AI更只是雏形初现。用算法模拟人类情感模式所可能产生的AI情感还说不上是真正的情感。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最强大的AI也依然是有本体无主体的客体。

我比较赞同Michael Jordan的看法,Michael是真正的专业人士,他说“霍金研究领域不同,他的论述听起来就是个外行,机器人毁灭人类的可能性,在几百年里不会发生。”

不过,这些并不妨碍诸多AI以及Powered by AI的技术和产品未来会越来越多取代人类的工作。但是,取代本身其实是中性的,甚至相对劳动奴役人类而言,取代是对人的解放。取代如何真的成为解放、普遍的解放,而不是一部分人奴役另一部分人的利器,这是悬念,这方面的制度安排、协作规则、社会流动、数字平权等恐怕比技术本身的拓新更为重要。

悬念3:如何防止AI被巨头、国家、民族、种族、战争、文明冲突等所利用?

问:您觉得人工智能对人类带来了哪些颠覆?是危险的,还是能够帮助人类生活得更好?

胡延平:人、人性、人类自身的问题,才是那个危险因素,或者才是可能赋予AI以恶的力量的第一动因。麻烦制造者首先是人类自身,社会矛盾、国际冲突、权力秩序、财富分配、数字鸿沟、产业落差、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种族问题、宗教冲突等任何一个方面的负的动能,都可能使得AI的应用偏离中性。人类最大的敌人是人类自己,最有可能毁灭人类的是人类自己,或者未来少数人所操纵的AI。

此时此刻开始,首先需要值得警惕的是垄断之恶,需要防止数据、网络、AI的过度集中,防止Matrix级别的AI被少数企业或垄断巨头把持,防止亿万人被少数人借助网络、数据、智能的力量控制,防止AI成为暴力杀人机器背后的智能驱动。对于这五个防止,说实话比较悲观,很多问题在文明深处,无法完全避免,但是努力、尽力去避免,总比无限放任的结果略好一点。

历史的不同阶段,科技力量不同程度充当了杀戮利器的角色,只不过技术越强大,被杀戮者越众。AI不是恶,人之恶才是。

悬念4:AI是the only option吗?the only option以及to be AI的意思是“人类成为AI”吗?

问:有媒体说Elon Musk说成为AI是人类唯一选择,这一点如何解读?

胡延平:这是国内某媒体的解读。他们日前把Tim Urban写Neuralink的一篇长文里的to be AI翻译为“人类成为AI”,并且是the only option。事实上the only option本身就不是科学思维。Elon Musk不是神,其观点也有过于激扬的时候,thinks we have only one good option: to be AI,理性而言更多应该是“走向AI”的意味。

有些人把Neuralink上升到数字永生、创造神人的高度。而实际上即使人机连接、脑机接口,都还处于极为幼稚的早期技术探索期,不是说一点儿进展都没有,而是说距离付诸实用还相当远。别说俄罗斯科学家的2045永生计划到时候实现不了,其它国家那个时候也实现不了。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