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安防网

平台软件

正文

扎克伯格辞职吧,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导读: Facebook 身处争议漩涡,人们的抗议达到了顶峰。除了几个核心业务,社交网络巨头的扩张野心一次次被挫败。

blob.png

Facebook 身处争议漩涡,人们的抗议达到了顶峰。除了几个核心业务,社交网络巨头的扩张野心一次次被挫败。有人怀疑它的用处,有人直接否认它的用处,在当前的信任危机下,一切情绪都持续放大,公司和公司的使命被极端质疑。在这个时候,是该让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承认这一切,引咎辞职了,为了 Facebook,也为了他自己。

我并不是在大声疾呼,我和他也没有个人恩怨。我相信他的创业初衷是真挚的,用他的工具把世界连接起来。但我也越来越为他们跑偏的目标和难看的吃相感到恶心。总之,如果要完成他的构想,那么现在他能做的就是辞职。

以下是我认为的三个原因:

Facebook 的失败史

当然,Facebook 也是不折不扣的成功产品。问题在于,Facebook 成功得太早了,它的成功很简单,就是构建了一个庞大而完整的社交网络,有朋友的圈子,有消息列表,再加上一些小功能就已经足够好了。除此之外,Facebook 没有任何可以称道的成就。

Facebook 第一个失败是尝试把平台打造成 连接所有应用和服务的大社交图谱 。用户觉得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应用和服务商觉得依赖单一平台的用户数据也有风险,再加上技术的快速发展,Facebook 数据的普适性收到挑战。(除了广告业)

Facebook 第二个失败是尝试把平台打造成 游戏平台 ,一部分原因是游戏的社交属性是有危险的,另一部分原因是眼球经济无法生产好游戏。把现成的稳定社区改造成游戏社区根本就是在搞笑。现在,Facebook 的游戏化遗产只能在桌面版的时间轴右边的那一栏窥见一点。

Facebook 第三个失败是尝试把平台打造成 VR/AR 中枢 。虽然他们到现在依然没有放弃,但是纵看整个行业,已经没有让人激动的发展了,无论是面向开发者还是用户的设备的费用依然极其不菲。Facebook 算是行业领先,但目前整个行业基本都靠忽悠投资人维持。即使他们还能坚持下去,前景可以说依然渺茫。

Facebook 第四个失败是尝试让 聊天不止于聊天 。聊天机器人表现糟糕,基本上可当做废物,聊天内的游戏功能只能哄哄刚玩的。企业应用雷声大雨点小,对了,表情包或许可以让 Facebook 赚上一点快钱,但对于一个全球大企业,靠卖表情包赚的那点钱来维持运转显然不那么现实。

Facebook 第五个失败是尝试建立一个 可靠的新闻源 ,Facebook 拿捏不准“客观”,导致打着“客观”旗号的假新闻泛滥。我都不想在这里复述他们具体是如何失败的了。

Facebook 第六个失败是尝试成为一个 基础设施提供商 ,无论从乐观角度还是悲观角度。 尽管让更多的人使用互联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 Facebook 还不够资格成为传播这项福利的圣人。可以激光远程充电的 Aquila 无人机作为科学项目无懈可击,但是它总让我想到美军的大力神水上运输机: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忍。相比之下,那些偏远地区请求电信运营商直接扯线的成本要低的多,也实际得多。

Facebook 第七个失败是打造一个 媒体公司 ,原因在于对手要么实力强大,要么灵活机动,而他们却缺乏重点,张贴太多广告,在点赞经济中迷失了自己。

Facebook 第八个失败是 扩大移动端业务 ,除了非常成功的 Facebook 应用,还有 10 亿美元买来的 Instagram,他们不费吹灰之力让这款应用出现在几乎所有手机的主屏上。与此同时,他们也没能开发出超出这些平台基础的功能。

Facebook 第九个失败是让自己变得 酷 起来。Facebook 一开始就不是一款酷产品,酷的定义是特立独行不随大流,而 Facebook 的目标和使命就是完全与之相反。即使是刚开始酷劲十足的 Instagram,现在也有点不酷了。

这一连串的失败(当然也有小的成功)都是扎克伯格本人曾设下的小目标。 他一遍又一遍地说,“这就是我们要做的。”然后他们就闷头去做。资金和 Facebook 早期的成功对他们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导致 所有人都失去了动力,有可能就此失去方向,或者干脆转向下一个目标。

作为 Facebook 创始人兼 CEO,扎克伯格应该值得称赞,他为 Facebook 的早期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他也必须为公司的一系列失败尝试承担责任。他一直想做更多事情,不只是提供用户重视的基础服务。 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是公司早期成功的缔造者, 但是他也必须为自己不安于社交基础服务的诸多尝试承担责任。

顺便说一句,他绝不是特例,不管愿不愿意提,硅谷哪个科技巨人没有一点羞耻的黑历史。 但扎克伯格的处理办法就是用自己对公司的掌控来避开种种的失败。

Facebook 与连接世界无关

我们正逐渐清晰地看到,Facebook 在很久之前就放弃了最初的使命宣言。

15 年前,或许是 10 年或 5 年前,Facebook 提供的正是我们需要的服务。然而,世界正在改变,我们与技术、与彼此之间的互动方式都在改变,但 Facebook 没有。这个平台最大的失败并不是以上列出的任何副业,而是没能推动核心产品进化,达到其自主定义的成功标准,包括有质量的时间花费和有意义的连接。

最初,Facebook 只是帮助你与一群好友分享生活。然而随着业务范围的扩大,这种熟人之间的关系暴露出越来越多的不足。同样更明显的是,Facebook 一直在努力重新定义人们如何进行在线互动,使其更好地适应其自身的有限能力。人际互动的方式与 Facebook 消息流及算法之间存在不相适应的地方,而 Facebook 认为需要改变的是前者。

根源很简单:相对于改变人际互动,根据人们的需要来改变 Facebook 在经济上缺乏吸引力。Facebook 的商业模式基于广告,而广告能否成功取决于能否吸引到眼球。这是主导了过去 10 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商业模式。实际上,这样的模式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前,并在 10 到 15 年前演化成现在的样子。Facebook 是这个领域最成功的公司之一。该公司会不知疲倦地告知自己的客户,即广告主,该公司知道他人不知道的信息。正如上文所说,这就是个由大量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数据堆积起来的平台。

Facebook 并不是连接人际的平台,而是一个利用人际关系去变现的平台。这家公司根本没有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对这些关系的质量进行优先级排序。在我看来,Facebook 也缺乏这样的能力。这可能是他们很早前就意识到的一点。Facebook 后续的一系列尝试都是为了增加这些表面关系的数量,训练用户将持续的信息更新与有意义的关系连接在一起。

与此平行的是在销售和广告方面。Facebook 多次对用户委托管理的数据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态度,并且有选择性地对某些用户诚实。如果说用户曾经信任过 Facebook,但他们现在也已不再信任。没有人会相信,Facebook 高管所说的有质量地花费时间,尊重你的数据,诸如此类。其中有些人可能是诚恳的,但这并不重要。

如果想要连接世界,那么需要做的工作不可能由像 Facebook 这样存在问题的实体来完成。对于这项工作,Facebook 是个错误的工具。扎克伯格关于连接世界的使命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去推进,而这样的目标也永远不会达成。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正是他自己愿景的成功证明了这个愿景的局限性。

扎克伯格和 Facebook 的正确时机

Facebook 的规模已经足够大,因此不可能没有争议。然而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几乎每个季度、每类人群、每个客户、每个国家和每个监管机构,都在不断发出失望的声音。

在过去一年的动荡中,Facebook 广告的基本理念,即基于用户隐藏性格特征来投放广告,已被证明是一种阴险的、容易遭到滥用的做法。Facebook 对此的回应与其他科技行业巨头的态度类似:感到震惊,向用户保证这绝对不是有意的行为,以及承诺采取行动。扎克伯格在政治上很活跃,当然也深度参与了 Facebook 的所有业务运营。然而对于出现的问题,他几乎完全沉默。

他偶尔也会处理这样的争议,但更常见的情况是,他的行动只停留在口头上,给出老生常谈的说法,例如“在 Facebook,我们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个话题”。这已经变成了一种拙劣的技巧。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同时,他正在又一次这样做。他的原话是:“我很认真地想要保护我们的社区。”

然而,并不仅仅只是这些话!

“我创办了 Facebook,最终我要对我们平台上发生的事情负责。”他写道。

然而他并没有提出具体应当如何负责。对他来说,最好的做法就是辞职。

并不说他要立即辞职,这会造成混乱。然而,他不应该拖很久。想想看: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

对 Facebook 来说,这就是一张“越狱卡”。目前,当 Facebook 出现问题时,矛头很容易就会指向扎克伯格,因为他说过要对发生的事情负责。他可以保护那些真正犯错的忠实员工和高管。他可以前往国会、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法院,表示自己个人对这些行为负责,并请求人们理解,Facebook 不是过去多年中他所犯下错误的背锅侠。与此同时,公司可以重新找回自己,扭转过去多年来的策略,承认错误。

对用户来说,这将是个不错的修正,将给平台带来新的希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在关注 Facebook 做出改变的承诺,但他们看到的却是漫无目的的算法调整,以及模仿竞争对手的失败尝试。关于美国大选的争议,以及正在发酵中的 Cambridge Analytica 事件只是最新暴露出的问题。用户的信心早已被侵蚀。如果没有强大的网络效应将用户吸引至平台,那么更多用户就会离开。扎克伯格是 Facebook 的象征,也是 Facebook 许多错误(当然也包括成功)的源头。他个人的离开将是有意义的改变,并且可能会从平台层面带来其他有意义的改变。至少,即使是像我这样持怀疑态度的用户也会很愿意看看,一切将如何发展。

对扎克伯格来说,这可能是发生在他身上最好的事情。这看起来很伟大:勇敢、带有理想主义的年轻 CEO 牺牲自己,让公司可以继续生存。并且,将会有其他的人生在等着他。30 岁出头就退休,银行里有数十亿美元,可以花一两年时间陪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随后完全专注于慈善事业,这难道不是很好?与 Facebook 相比,“陈-扎克伯格行动”和 Internet.org 可以以更有意义的方式去帮助更多人。

但我并不认为,扎克伯格会这样做。扎克伯格的自我意识与 Facebook 紧密联系在一起,让自己离开 Facebook 将会非常痛苦,或许是完全不可能的。此外,我对 Facebook 的悲观看法可能要超过他自己的乐观看法。我怀疑,如果他阅读这篇文章,那么他会同意我写的大部分内容。

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他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离开 Facebook。在不久的将来,他可能会后悔自己之前没有退出。没有扎克伯格,Facebook 可能会重新开花,但也可能会枯萎。但最糟糕的可能性是,用户不再关心该公司将迎来什么样的命运。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